换肾后申请到治安检查卡点 他守护高原12年救助群众数百次

Byadminqw17

换肾后申请到治安检查卡点 他守护高原12年救助群众数百次

换肾后申请到治安检查卡点 他守护高原12年救助群众数百次

  左二为柯金贵  患上尿毒症一周三次透析  靠着《士兵突击》挺过来  1988年出生的柯金贵,2009年入警,往后五年间,一直工作在海拔4380米的石渠县公安局。

  命运总是爱开玩笑。 2014年6月因身体不适,柯金贵前往医院检查。 “当时头很疼,还以为是高反。

”结果一到医院检查,发现自己患上了尿毒症。

  如今,说起与疾病作斗争的日子,柯金贵倒是显得很平静。

“被确诊为尿毒症后,随后就是大把大把吃药、没完没了透析的日子。

”  之后,母亲陪他在成都租房治疗,每个星期要去医院做三次透析。

柯金贵很绝望,26岁本是拼搏奋斗的年龄,自己却因病躺在床上,拖累着家人。   “那个时候觉得自己的一生都完蛋了,不是没有想过死……”柯金贵说,在与病魔抗争的日子,他前前后后看了四遍《士兵突击》。 “那个时候觉得自己跟许三多特别像,既然他都能坚持我为什么不能坚持呢?”他就这样不断鼓舞着自己。   在透析七个月后,母亲的肾移植到自己身上。

“我母亲本来就超重了,为了能够成功移植,她听从医生建议,减重了近20斤。

”  在与病魔长达三年的抗争后,柯金贵意识到,石渠县恶劣的自然环境实在不适合日渐严重的病况,遂通过考调回到了家乡丹巴县。

“当时家里面人劝我病休,我想我还这么年轻,我很喜欢这个职业,于是想办法考回了丹巴。

”  丹巴县局党委考虑柯金贵的身体状况,打算将其分配到就近、条件较好的派出所工作。

  柯金贵找到局领导,要求到全县条件最艰苦的牦牛谷治安卡点工作。 他说:“我的性格不喜欢坐办公室,不要把我当病号对待,牦牛谷治安卡点事情多,任务重,我恰好可以埋头于工作,还可以分心病情。

”  在柯金贵看来,自己很幸运,手术完之后还能正常工作,过着正常人的生活,而当时在医院认识的病友,大部分人都已经停止工作了。

About the author

adminqw17 administrator